转眼间,少女已经翩然越过他,入侵到劭恩的家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4
  • 来源:青青草 青青草视频 青青草在线视频

  转眼间,少女已经翩然越过他,入侵到劭恩的家中。

  就算再怎么迟钝,劭恩也不是个白痴,即使这一区向来治安良好,但随随便便就让一名陌生人进入自己家中,怎么想都是件不太聪明的事。

  “小姐,你这样不太好吧?我们又不认识,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跑进……”

  “我叫白筱狐,你叫我筱狐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嗄?”

  “请多指教,阙劭恩。”接着少女伸出了手。

  “唔……”反射地劭恩也伸出手来,可是忽然间他就意识到自己正被少女牵着鼻子走,连忙收回手说:“等等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  “关于恩公的一切,筱狐什么都知道喔!”

  “恩公?”差点没被呛到,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这么“咬文嚼字”的说话?

  摸摸鼻子,劭恩以尽量不伤害到她的口气,婉转地说:“那个……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?我不记得和你认识啊!”

  对,搜遍脑海,印象中绝对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,姑且不提他唯一称得上可取之处的超强记忆力,他相信像她长得这么出色的女孩,给人的印象绝不是说忘就能忘的。

  “我没弄错。您是阙劭恩吧?一九七三年出生,今年二十九岁,再过几个月就满三十了。c大企研所第二名毕业的高材生,现任s集团市场分析室的主任,年薪是……”

  “等、等等。你从哪里打听来这些资料的?”错愕与震惊已经把他的睡意全赶跑了。

  “我什么都知道喔,不管是你喜欢喝的咖啡品牌或平常做的休闲娱乐,甚至是你常去的餐厅,我全都一清二楚。”

  少女轻快地移动脚步,环顾四周。“厨房在什么地方?这边吗?”轻易地就找到了起居室旁的餐厅,以及隔邻的厨房门口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太乱来了,哪有人不顾屋主的权威,擅自就……即使是脾气再好的人,也都忍不住出声制止了。“请你不要这样擅自行动,你再这样,我就只好报警了。”

  “报警?为什么,我不过是要帮你泡杯咖啡,难道我做了什么不法的事吗?”

  挑起一边眉头,少女悠哉地转身面对他。“方才也是你打开门让我进来的,我这样应该算不上擅闯民宅吧?要是恩公不想让我进来的话,你是个大男人,难道没办法把我撵出去吗?”

  劭恩张大了嘴巴,从没听过这么“鸭霸”的诡辩,可是他却也没办法反驳她所说的有什么地方不对。门是他开的没错,没有动手撵人的也是他,可、可是……这么说,难道全是他的错?

  “您也别这么生气了,恩公。”

  宛如身在自家中,少女毫不犹豫地打开柜子取出咖啡罐,一边说:“我当然不会一下子就要求您全都相信我的说法,但至少我对您没有什么威胁性啊!既没带枪、手上也没有刀,您也没什么好怕我的地方,不是吗?再说,如果真的叫警察来,要怎么跟他们解释现在的情况,想必您也会觉得烦恼吧?警察的工作已经很重了,何苦为了这点小事去增加别人的困扰呢?”

  “小姐,我不增加别人的困扰,那谁来解决我的困扰啊?”明明就是给人制造麻烦的始作俑者,却反过来教训他?!

  “恩公有何困扰呢?”

  “你啊!”指着她的鼻子,劭恩大叹一口气。“你冒冒然地跑到人家家里头,到底想做什么?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神经病……”

  “严格说起来,应该是精神病才对。神经的病痛和精神方面的问题,是不可以混为一谈的。”

  “谁在问你这个!”

猜你喜欢

房依香眉头紧蹙,觉得近日来真是多灾多难

房依香眉头紧蹙,觉得近日来真是多灾多难,就连和自己的叔叔也像犯冲似的沟通不良。“总之,我要利用叔叔的特权,看一下人事资料。”“不行!”副院长马上挡住书桌上的电脑,不让她越雷池一

2020-04-19

不得已,她找了棵树,躲在树下略作休息

不得已,她找了棵树,躲在树下略作休息。她拉起衣角扇风,越想越觉得奇怪,开始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,但背后树干的凸起物引起了她的注意,回头一瞧,赫然发现了“翔鹰社区”四个大字,而且字

2020-04-19

「见面礼?」冈崎泉皱眉,母亲造访多次

「见面礼?」冈崎泉皱眉,母亲造访多次,从不曾带任何礼物,今天何以破例?再说,母亲探望儿子,哪里需要见面礼?「不是给你的。」冈崎美奈子为他的疑惑解答後,问道:「那个女人呢?」自从

2020-04-19

「除了主君,没有人可以逼我做任何事。」

「除了主君,没有人可以逼我做任何事。」「可,可是……」冈崎泉难以理解他的决定,「除了逼婚,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你步入礼室。」炼居人意味深远地笑道:「泉,有些事得亲身经历才知

2020-04-19

她出了诊疗室的门口等候拿药,恍恍惚惚中抬头

她出了诊疗室的门口等候拿药,恍恍惚惚中抬头,在走廊的彼端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那……不是邢东领的秘书吗?发生了什么事?她忐忑不安的追过去。看到右蝶的出现,王秘书先是呆了呆,指指

2020-04-19